燕回玉堂

你眼中有春与秋/胜过我见过爱过/的一切山川与河流

【冢迹】山河昭昭·Chapter4

#失踪人口回归……到底是谁告诉我上大学可以放飞自我???忙死个人,暑假爬上来更新#
#是的,本章手冢君出现在了圣旨里(……)!下一章!下一章就是历史性的见面!#
#加了文章名的tag,可以戳文末tag订阅(但是更新真的超级慢,自己都不忍直视)#
#我果然是废话超级多的家伙#
#算了不说了我还是跪下谢罪吧#

CHAPTER 4 稚子情

宸乾二十六年。

 “今日课业就到此结束罢,”源培明检查完三个皇子的背书、文章和练字后满意地捻了捻胡须,“臣看外面,四皇子殿下说是望眼欲穿也不为过了。四皇子殿下年小金贵,可禁不得外面这七月天的暑气。”

跡部天祚最先抬头看向窗外,果然,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坐在思成宫外假山石的阴凉里,任身边的内侍宫女好言好语地劝,也不肯挪到不远处的凉亭里去避暑气,只伸着脖子瞧殿里的动静。见疼宠自己的太子哥哥的目光投过来,小皇子立刻笑开来,嘴边浮出可人的小梨涡,对着书房内用力挥挥手。

跡部天祚忍不住笑出声,随即右手握拳虚抵在唇边低咳了两声,对源培明说道:“今日辛苦太傅了——孤与大哥三弟先行一步去带小四,老师且请自便。”

“是。”源培明恭恭敬敬地行礼:“臣恭送太子殿下,恭送大皇子殿下,恭送三皇子殿下。”

跡部天祚点点头,背着手率先走出思成宫,伴读和随侍急忙跟上。跡部端睿和跡部崇华也与源培明道别后,领着各自的伴读随侍离开。

“太子哥哥~”跡部景吾笑嘻嘻地扑上来,尾音透着孩童特有的甜软,抱着跡部天祚的腰拱来拱去就是不肯撒手,金发用红色丝带揪着两个小团子,海蓝色的眼睛水汪汪地眨。

身为目前最小的天家血脉,金发碧眼的小皇子被宠溺着长大,知道如何去撒娇,如何讨得父母兄长的欢心。

“小四再过三月可就要到这思成宫书房正式进学了,怎的还是这般黏人。”跡部崇华走过来揉幼弟软软滑滑的金发,口中说着似是责备之语,眼里的笑意却尽露宠爱之意。

“三哥不要揉小四的头发!”小家伙鼓起腮帮子抗议,“会长不高!”

惹得跡部崇华大笑着去捏那肉嘟嘟的婴儿肥小脸。

小皇子索性松开太子,蹭到皇长子身边,眨眨眼伸开双臂要抱。跡部端睿因最为年长的缘故,练习骑射的时间最长,也逐渐展露出武功方面的天赋。他只是笑了一下,弯腰抱起糯米团子一般的幼弟,让他坐在自己左臂弯内,左手稳稳托住幼弟的腿,右手点了点幼弟的鼻尖:“今天怎的来得这般早?也不知道遣人报一声,进殿避避这暑气,或者到那凉亭里等着也是好的。以往都是恰好这个点过来,今儿却在外面等了多久?”

太子听了皇长子的话,便扶着幼弟的脸仔细瞧了瞧,瞅见幼弟白嫩嫩的小脸上被暑气蒸出的两团红,不禁拉下脸来就要发作随侍的宫人:“一群没眼力见的奴才,都是怎么伺候主子的!大哥说得不错,这么热的天,不知道进殿通报一声,也不知道伺候主子去凉亭避暑,莫不是都欺小四人小心软,就敢这般懈怠放肆了?!”

皇三子也皱起眉:“颖母妃每日处理繁多宫务,偶尔顾不上小四也是有的。还是同颖母妃说一声,颖母妃心慈人善,可小四身边伺候的人,该敲打还是得敲打。”

跡部端睿说出谴责之语时,跡部景吾身边宫人就忙不迭地跪了一地。待跡部天祚和跡部崇华发作一通后,更是只会不停磕头求饶。跡部景吾看得心里歉疚,搂住跡部端睿的脖子。偏头在长兄的肩窝里蹭了蹭,放软了声音撒娇:“大哥三哥太子哥哥~是小四不好啦,今天母妃和婉母妃庆母妃她们商议中秋宫里节庆的筹备,小四一个人好无聊,就想来早点寻见哥哥们,但哥哥们都好用功,小四怕打扰到哥哥们,不让他们进去的。嬷嬷有要带小四去凉亭,但是小四想在这里等着,哥哥们一下学就可以看到小四啦。”

“你可真是……”跡部端睿被小团子逗得笑出了声,稳稳地颠了颠小团子,逗得小家伙咧嘴咯咯笑,“以后莫急这一时半刻,就让奴才们好生伺候着你,别把自己热到冻到,可记下了?”

跡部景吾乖巧地点点头,漂亮的蓝眼睛眨了眨,又偏头在长兄的脸颊上啾了一口。

跡部天祚和跡部崇华相视一眼,抚掌笑道:“小四儿可真真是偏心啊——有了大哥,就想不到二哥三哥的好了。”

小皇子向来禁不起这样逗,立刻急得嘟起小嘴:“没有偏心!也一样好喜欢太子哥哥和三哥!”一边说一边扭着身子要去够两个兄长。跡部端睿生怕他摔下去,急忙抱得更紧了些,同时瞪两个弟弟:还不快凑过来!就知道逗小孩儿!

跡部天祚和跡部崇华笑嘻嘻地凑过来,让小家伙认认真真地捧了脸一人啾了一口。

“时候也不早了,”跡部端睿笑着拽了拽幼弟的红发带,“咱们送小四回颖母妃宫里去罢。”

 

宸乾帝听了康时恩的汇报,轻轻挑了嘴角,伸出右手去提笔,康时恩立刻手脚麻利地铺开一张五色空白圣旨。

“换七色的。”宸乾帝似乎是笑了一下,“这道圣旨,可是要给小四选定伴读的。”

真是令人追忆的兄友弟恭……只可惜,在天家,唯有未接触朝堂事的孩子才能这般毫无芥蒂地友爱了罢。宸乾帝略分散了一丝心神想着,笔下却是丝毫不慢地写好圣旨。

停笔,落印。宸乾帝开口时,已听不出丝毫情绪波澜:“你明日未时,亲自前往手冢将军府上宣旨。在那之前,万万不要走露一丝风声。”

“嗻。”

 

轻飘飘一道圣旨,却将激起朝堂千层浪花。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

镇远将军手冢国晴,忠诚刚正,文武兼备,谦和端方,性行雍慎。其子手冢国光,年少有才名,文思敏捷,六艺俱善,孝敬温厚,品性端正,实为朕所欣赏。着命手冢氏国光为皇四子伴读,同进思成宫书房。望尔尽心佐皇四子,学业有所成,武艺有所精,来日为国之砥柱,方上不负朕之信任,下无愧黎民期望。

宸乾二十六年七月十五日”

 

——TBC——

*注:

1、圣旨的颜色越丰富说明接受封赠的官员的官衔越高。根据明清的定制,给五品以上官员的圣旨颜色相对比较丰富,有三色、五色和七色的,五品以下的颜色一般为单一的纯白绫。

2、一般古代圣旨分两种:开头若是昭曰,是由皇帝口述,旁人代写的;而开头若为制曰,则是由皇帝亲手所写的。

评论(1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