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回玉堂

你眼中有春与秋/胜过我见过爱过/的一切山川与河流

【鼠猫】满城絮

#我居然赶在今天把这篇也码了出来!送给小姐姐的第二篇小甜饼! @空城_黑巛太太的真爱粉! #
#是的,其实是我自己对杨絮花粉这些美好的东西过敏QAQ太惨了,心疼自己三秒钟#
#继续走9475设定,本人专注在甜饼上撒糖,拒绝发刀。美好属于他们,ooc都是我的……#

“阿嚏——”

展昭坐在院子里,忍不住用袖子掩了面,侧头打了个大喷嚏。

此时恰值春末夏初,院内草木葱茏,澄明日光穿透枝叶,洒下一地碎金,兼衬着鎏云碧空,闲适宁静。然于展昭而言,美中不足的是空气中漂浮的一团团杨絮,轻盈洁白似冬雪,看着别有意趣,却成为这些日子展大人的痛苦根源。

“阿——阿嚏——”

又是一个更大的喷嚏。展昭转回头来,眼角早已飞红一片,鼻尖也是红红的,这幅小模样落在白玉堂眼里,活脱脱一只委屈巴巴的小猫——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都无精打采地耷拉下来的那种。加之今日休沐的展昭身着白五爷叮嘱白家衣铺新做的红衣,发束初上陷空岛时戴的那一顶精巧的镂金发冠,黑色镶金宽腰带愈发修显腰身,一举手一抬眸,整个人风姿无双之余又因眼角鼻尖的红糅了点点妩媚可人,看得白玉堂愈发心内痒痒,只想握住这人的手,将他揽入怀中好好抚慰一番。

不过终究是青天白日,虽无旁人在场,白五爷还是顾及了这只猫端方守礼的性子。他伸手为展昭抬了杯茶推过去:“你这猫儿也真是难过了——偏对杨絮过敏,这玩意儿又是随风满天飘,避无可避。快喝点儿这药茶,佐着爷从大嫂那儿配过来的膏药,外敷内服,还可好得快些。”

展昭乖乖地捧着茶杯,浅浅地啜了一口,乌黑的猫儿眼里隐隐约约尚有水光在闪动,亮晶晶的。他咂咂嘴,又尝了一口,露出欢喜的神色:“这药茶居然并无苦涩之味,反倒有淡淡的清甜味儿,真是好喝。玉堂和大嫂费心了。”

“就知道你这猫儿怕苦,听到‘喝药’就倒毛,这茶是干娘给的老方子,大嫂又稍作改进,五爷试过才拿来让猫儿喝的。”白玉堂手里把玩着前不久淘来的白玉古酒杯,挑了眉看向展昭,桃花眼里笑意盈盈,温柔得像是夏夜清溪洒了点点星光。

无论看过多少次,展昭仍然会被这桃花眼里的神采与情意晃了心神。他只觉心下一片柔软,唇边不由得绽开一个暖如春风的笑,微微敛了温润俊秀眉眼,伸手拿过白玉堂手中酒杯,为他斟满一杯酒香醇厚的女儿红,双手递与他,自己则执了那杯茶,举杯为敬:“多谢玉堂美意,展某以茶代酒,敬玉堂一杯。”

白玉堂亦笑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左手撑着下巴,右手一翻,杯口倾向展昭,以示杯中酒尽:“那白爷就受了展大人之谢,只是敬一杯怎够?还望展大人这过敏之疾早日好转,好与爷痛痛快快地喝一场。”举手投足言语调笑间,宽大白衣袖在微醺的南风里翩跹摇曳,一派慵懒风流模样,让展昭再次不禁心中感叹,多少年了,这人依旧无愧他傲笑江湖风流天下我一人的名号,端的是由内而发少年意气,显的是外在无双姿容华美。展昭也不由自主地与他说起玩笑话:“待展某痊愈,自然加倍回报白五爷美意,别说喝一场,哪怕大战三天三夜,展某亦可奉陪到底。”

白玉堂一愣,随即大笑道:“好个小心眼的猫儿,几年前的话还记得这般清楚!和五爷在一起这么些年,居然变得牙尖嘴利起来,有趣,有趣!”眼波一转,凑近展昭低声道:“只是爷更希望这大战三天三夜究竟要是个怎样的‘战’法,是爷说了算,不知展大人可否一并应了?”

几年心心相通无上欢好下来,展昭自是听出这白耗子的言外之意,双颊还是难免羞浮红霞一片:“白玉堂!你——”

“好了好了!就知道不论多少年下来,你这猫儿是改不了薄皮炸毛的性儿了!”不等展昭说出什么“威胁”之语,白玉堂就截断话头,站起身:“不过你就是这个样子让爷喜欢得紧。进屋去净面,爷替你上药。”

展昭跟着站起身,和白玉堂并肩并肩走向屋里,还不忘附赠一记喵氏白眼:“白玉堂,展爷可警告你,上药就干脆利落点儿,不要磨磨蹭蹭,更不要浪费了大嫂的好膏药去做不相关的事儿……”

只可惜白五爷向来视展大人的白眼为情意绵绵的情趣,直接一手搂过那人的纤腰,口中道:“猫儿,爷的好猫儿,就这么忘不了昨天的事儿?看来是喜欢得紧——怎么样,还想要是不是?

“哼!一厢情愿,自我陶醉!”

“不是我说,猫儿,这么些年了你怎么还是只会这几句……哎呦喂!猫儿你下手轻点!小猫爪子挠人很疼的!哎哎哎爷不说了还不行么……来来来爷给你好好上药……”

白玉堂为展昭敷抹药膏的时候,抬眼望见屋外仍是杨絮纷纷,如飞雪满天,不由得小小地岔了思绪:若是等下拉着猫儿出去走一圈,去逛逛城西新开的点心铺子,去量量衣铺新进的绸面,去挑一挑端午到江宁看娘要带的礼,在外面留得久些,也能像是并行至白头吧。

——END——

评论(30)

热度(83)

  1. 空城_黑巛太太的真爱粉!燕回玉堂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我还真没收到艾特!赶紧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