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回玉堂

你眼中有春与秋/胜过我见过爱过/的一切山川与河流

【冢迹】山河昭昭·Chapter2

CHAPTER 2 天家眷

宸乾二十二年七月二十日,先孝德皇后之子、皇次子跡部天祚于太和殿受封为皇太子,时宸乾帝方及而立之年,太子年五岁。

宸乾二十二年十月四日,帝颁布两道册封圣旨:
忍足氏颖妃所出皇四子赐名跡部景吾,景者,大也;吾者,独尊也。

忍足氏颖妃淑贤温婉,德率后宫,晋封颖贵妃,仍居鎏禧宫,摄六宫事务。

——不知道该给分割线起什么名字——

“皇上……”兵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丰臣将和犹豫了一下,还是皱着眉开口,“皇四子之名……”

“嗯?”宸乾帝眼皮也不抬,左手端着茶杯,右手执杯盖轻轻荡开茶叶:“今年进上来的这洞庭碧螺春真是不错……将和可是觉得皇四子之名有何不妥?”

“臣无‘不妥’之意,”丰臣将和连忙跪下,垂首道:“臣只是觉得,将‘景’‘吾’二字同用……”

“好了。”宸乾帝放下茶杯挥挥手,“朕明白你的意思了——你们是不是觉得,朕给小四的圣宠太过,盖过了他的兄长?是不是觉得,小四的未来……无法估量?”

宸乾帝的声音很平和,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怒气或不满。

阳光很好,在殿内铺开一地流金光影,明亮且温暖。丰臣将和跪在这一地阳光里,却因帝王捉摸不定情绪的话硬生生地出了一身冷汗。他连忙叩头:“臣万万不敢!皇上,臣,臣只是……”

“好了好了,慌什么,朕又没定你的罪说你的不是。起来说话,总是跪着像什么样子。”宸乾帝的语气颇为随意,“你们啊,总是乱想这些有的没的……将和,朕今天和你直接说了吧,朕是皇帝,可朕也是父亲!朕只不过喜欢朕的小四,他是朕的幺子,朕不偏疼他,还能偏疼哪个?朕不过是想给小四富贵安闲——你可明白?”

“臣明白,臣实在惭愧!”丰臣将和面上神色惭愧夹杂着感慨,“皇上圣明!慈父之心当称天下表率!”

“你也别给朕带高帽子了,”宸乾帝笑道,“朕呢,也不想和你再聊了——朕的小四可是要醒了闹他母妃呢,朕得去看看他。你跪安吧。”

宸乾帝眼角余光见丰臣将和退出宣政殿,薄唇挑出一个微讽的弧度。

这帮老狐狸,果然只喜欢弯弯绕绕的道,越是直白的话越是听不得。真是辅政大臣当太久了,忘了究竟谁才是这天下的主子!就算是朕百年之后,也轮不到你丰臣家送进宫的婉妃所出的皇长子!

虽然朕现在不能动他们,不过……朕更喜欢看他们自己斗……

唔,先去看看小四好了,估计过不多久,藤原明那个老家伙也要来了。

——小景宝贝儿已经一周岁了呢——

“小四儿,”宸乾帝笑眯眯地举着拨浪鼓在躺在摇篮里的小小婴孩面前晃啊晃,“你什么时候才能开口叫一声父皇啊?”

小皇子的眼神全投在拨浪鼓上,伸出白白嫩嫩的小手要去抓,宸乾帝坏心地把拨浪鼓举在小皇子够不到的地方,见幺子撇了小嘴,海蓝色的大眼里蒙上一层雾气,才把拨浪鼓举到小皇子面前。

谁知小皇子一扭头,不理父皇了。

“爱妃啊,小四的脾气还不小呢。”宸乾帝兴致勃勃地转头对亲自奉茶来的颖贵妃说,“瞧瞧,他父皇不过是逗逗他,他还就不理他父皇了。”

颖贵妃坐到宸乾帝身边,伸手轻轻抚了抚小皇子水嫩嫩粉扑扑的小脸蛋:“这脾气还不是皇上您给惯的?”

“爱妃此言不当。”宸乾帝一本正经道,“朕是宠小儿子,才不是惯。”

“是是是,”颖贵妃用帕子掩了笑意,“皇上是这天下最好的父亲,宠儿子,不是惯儿子!”

“得,爱妃,先收起你那笑吧,别以为朕看不到。”

摇篮里的小婴孩早就扭回头,冲着这天下最尊贵的父母咯咯地笑,左脸颊浮现一个清晰的小梨涡。

看上去到也真像天家眷的难得喜乐。

评论(1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