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回玉堂

你眼中有春与秋/胜过我见过爱过/的一切山川与河流

【冢迹】山河昭昭·Chapter1

#祝大家2018也元气满满グッ!(๑•̀ㅂ•́)و✧#
#冢迹不解释!古风大长篇,更新可能会很缓慢,不知道腿哥啥时候才能出来冒个泡#
#我一定会把非嫡非长但是有一群好伙伴和一个好相公的小景送上皇位的#
#架空的意思就是各朝元素都被我随手拿过来用,一会儿是清朝皇宫一会儿是唐朝官制什么的,考据党勿喷#
#觉得像清康熙朝九龙夺嫡的就对了!这里是坚定的四爷党不解释,四爷!我是您的脑残小迷妹!#
#少女漫真的是一个话很多的菇凉#
#谢谢大家的围观,下面开始放文#

CHAPTER 1  夜迷离

宸乾二十一年十月三日,酉时末。

明亮的烛火静静燃烧,偶尔微微摇曳,在龙书案上投下细碎阴影。

“皇上。”宸乾帝的贴身太监,大内总管康时恩低声禀报,“方才鎏禧宫的当值来报,颖妃娘娘发动了。”

身着明黄色常服的男人微微挑起斜飞入鬓的修眉,狭长的桃花眼中有精光一闪而过。他勾起唇角,俊秀英挺的面容却微微泛出冷意——只可惜唯一能看见年轻帝王瞬间流露的真实表情的大内总管永远恭敬地低着头——宸乾帝放下朱笔,站起身,语调是与神情截然相反的染了一分焦急与关切的温柔:“是么?还不快摆驾鎏禧宫,朕的爱妃,这可是头一胎呢。”

宸乾帝坐在龙撵内,阖了双眼养神,左手食指曲起,有一搭没一搭地轻扣矮几,右手一颗一颗地、缓慢地捻过手中的紫檀佛珠。

颖妃,朕的爱妃,你可千万要争气些,诞下朕的皇四子啊——这样朕才可以放心地让你,和你的家族享受至高荣光……而且,在这宫里,你占了无子便封妃的独一无二,有了一个皇子,既是给你一个晋封贵妃位的理由,也是替朕分担一些前朝目光的不是?

子女双全?朕自然是要子女双全的福气,但朕的爱妃们……怕是承受不住这福气呢。

要不是因为藤原氏……呵,朕倒宁愿你出个滑胎的意外,顺带着“损伤了根本、再难受孕”,如你忍足氏的前几代宫妃一样,安静地在宫里终老,皇家也养得起你这一辈子。

说起来,这忍足氏还得感谢藤原氏的不是?要不然,向来是纯臣的忍足氏,怎么可能有出一个皇子之母的机会?

千回百转思量间,龙撵停下。

宸乾帝将佛珠拢回手腕,眉眼微敛,再抬眼,满脸的柔情与担忧完美演绎出一位心心恋恋着爱妃的年轻帝王,竟可乱真。

踱着焦急的步子到产房外,不出意外的,余光将几只把帕子撕拧得皱巴巴的纤纤素手尽收眼中。抬眼看去,一个个倒都是满面关切与担忧的完美柔光。

宸乾帝心下冷笑。

真真是宫中姐妹情深的好演技。只怕,一个个的其实都恨恨地咬紧了牙,恨不得屋里人母子俱亡吧?

——小景就要出生的分割线——

虽是第一次生产,但由于平时保养调理得当的缘故,颖妃的生产颇为顺利。

十月四日丑时末,响亮的婴孩啼哭声响起。

接生女官一脸喜气地掀了门帘出来行礼报喜:“恭喜皇上,娘娘和小皇子母子均安!”

“好!好!好!”宸乾帝喜上眉梢,纵使他对这个儿子多是利用的心思,为人父的血缘天性让他的喜意里也带上了五分真实:“所有伺候颖妃生产的,每人都有赏!康时恩,去内务府登记报赏!”

宸乾帝一手背在身后,正欲一手掀了门帘进去看颖妃,余光瞥见仍用火热眼神注视着他的一众莺莺燕燕,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你们守在这里也辛苦了,各自退下歇息了吧。”

“是,臣妾告退。”众嫔妃压下心中的酸酸醋意,面上规规矩矩地行礼告退。

宸乾帝走进内室,绕过百宝嵌百子戏屏风,撩袍坐在颖妃身边,轻柔地抚开颖妃被汗水浸湿而贴在脸颊上的几缕乌发,细细端详了因生产脱力而苍白的秀美面容,语气里满满的宠爱与疼惜:“爱妃受累了,月子里可得用心补补身子,需要什么,尽管到朕的私库去取了来。”

身为忍足氏这一辈的唯一嫡女,聪慧敏锐如颖妃又怎么会揣测不出一二分大概的年轻帝王的深沉心思。但在这深宫里,最聪明的女人不需要秀外慧中,只需要安分守己与乐得糊涂。颖妃在通过大选进宫后,看见宸乾帝的第一眼便明白这位年轻帝王的冷情果断,在他心里,江山与皇权为重,对后宫女子的所谓宠爱与疼惜不过是完美的表象,从来不可能真正到达眼底。

跡部晟承,冲龄践祚,年号宸乾。晟,光明、旺盛者也;承,担当、承接者也。他确实是这个王朝所需要的最完美的继承人:坚忍,强韧,对子民与国之肱骨多情,对蠹碌蛀虫之流冷情。其父贞元帝缠绵病榻时,当着储君跡部晟承之面行那汉武钩弋之策,去了女主干政的最后隐患,也让年幼的储君一夜之间明白了何为帝王。初登大宝时方及龆年,经过二十一年的为帝艰难路,他对这个国家的热爱越发沉厚,为了王朝的兴盛,他可以献出一切去做那磨刀石——包括生母,子女,嫔妃,忠直贤良,奸邪蠹碌。

颖妃眉眼微敛间,脑海里关于这个男人的一切便梳理了百转千回。她微微一笑,柔声道:“臣妾谢皇上厚爱。”

宸乾帝轻轻握住颖妃细白如葱根的手指:“你呀,就是太内敛了,冲朕撒个娇,朕也不会怪罪于你。也罢,你不爱朕的赏赐,朕自去疼爱朕的小四。”

颖妃心下一惊,这般直接地表达对儿子的宠爱……怕是祸比福多……面上仍是不动声色,饶是宸乾帝也不由得在心底赞了一声忍足家的好教导。

颖妃笑盈盈地开口:“绯云,快去让奶娘把小四抱过来给皇上看看。”

浅黄色的襁褓里的小小婴儿,却是个精神的,初临人世的啼哭之后,便眯着双眼不肯睡觉。宸乾帝小心翼翼地抱过四子,或许是父子连心的缘故,婴儿眯着的眼睁了开来,宸乾帝惊异地看见,朦胧水雾之下的眼瞳,竟是象征着皇室至尊之位的海蓝色。

父皇并非子嗣不丰之人,立储立君之时却选中了非嫡非长的自己,有一半的原因便是在五个皇子里,只有自己是海蓝色的眼瞳。

颖妃在看见儿子的海蓝色眼瞳时,心中已不仅是震惊,更多的,是许久不曾感受到的惶恐。前朝后宫皆知宸乾帝意属的储君是先孝德皇后之子、皇次子迹部天祚,只等明年五岁生辰之日便行立储大典。可是,这冰帝朝历代帝王皆有的海蓝色眼瞳并没有长在迹部天祚身上,反而是在她的小四身上……

这可如何是好?!颖妃实在忍不住,抬头看向宸乾帝,却见帝王面色如常,喜滋滋地对她说:“爱妃,你瞧这小四的模样真真是好,这右眼眼角的泪痣随了你,这五官形状呢又和朕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怕是要比公主还要漂亮的……”

“皇上真是说笑了,小四可是堂堂男儿,怎么能用漂亮来形容呢?”

“哈哈哈,倒是朕形容不当了,小四长大以后,一定是皇家最俊朗的男儿……”

是的,男儿,多么宽泛的词,可能是王爷,亦可能是……皇帝。

帝妃二人心下的百千曲折自是不足为外人所察,面上的喜乐融融倒也显现几分皇家难见的温情。

——其实宸乾帝是有隐性腹黑鬼畜属性的分割线——

真是越来越多的意外惊喜了。

宸乾帝坐在回养心殿的龙撵上,掀起窗帘一角,看见夜色逐渐褪去,东方初露亮白曙光。

心中满是兴味,捻佛珠的速度比寻常快了些许。

磨刀石……真是个血腥又刺激的词啊。

评论(10)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