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回玉堂

你眼中有春与秋/胜过我见过爱过/的一切山川与河流

【冢迹】论摘下眼镜的不同方式

(没错这是最后一篇!话说我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光棍节这天剁完手还能用欢脱且废话多多的画风码出这文的呢……)

Way  5

【幸村精市的神助攻之路】

“哼哼……”

不二周助面对着幸村精市背后具象化的黑气,只觉得自己向来引以为傲的优雅笑容几乎挂不住了……

“那个,精市啊……”不二实在不想整个下午都在这鬼畜的黑气和“哼哼”声中度过,于是他硬着头皮开口了:“你看,小景和手冢都已经在一起了,咱们还是好好祝福他们比较好……吧?”

“一点都不好!”幸村这下倒是很快给了反应,“凭什么手冢这个混蛋就可以这么容易地把我幸村精市的幼驯染拐跑?!小景那么可爱那么单纯从来没恋爱过,就这样一次性死会了!!!”

……精市啊,你好歹注意一下你口中的那个“混蛋”现在是我的部长啊……虽然我没少干冒犯顶头上司的事,但是像这种完全是双方你情我愿的事,咱们……还有什么挽回余地可言?!不二默默吐槽着,虽然你对小景的“可爱单纯”评语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一针见血,不过……其实你就是不爽被你像照顾儿子一样和你一起长大的玩伴就这样眼里只剩下别的男人了吧?!

不二君呦,为什么你总是能这么犀利地指出事物的本质……真不愧是天才啊【捂脸】。

“精市……他们不仅互生情愫郎情妾意你情我愿,而且,告白也是手冢先来的,小景不算吃亏吧?”不二还是想要垂死挣扎般地再劝一劝幸村。

“不不不!”幸村突然激动起来,“虽然是手冢先告白,但是是小景先动心的啊!在恋爱中先动心的一方就是输了啊!所以我们小景其实是输在起跑线上的!!!”

“……”不二果断放弃再告诉幸村其实手冢比迹部这个爱情小白更早明白自己的心意,因为鸡血上头的男人是拉不回来的……

这厢幸村还念念有词:“不行!就算小景输在起跑线上,我也可以让他甩手冢十个赛点!”

不二默默地双手捂脸。

——这里是柳和切原被幸村找去谈话后的分割线——

迹部正准备去球场找手冢,还没走到楼梯口就听见后面有人叫他:“小景~”

迹部景吾回头,见是幸村精市和柳莲二:“诶?精市?柳?有什么事吗?”

幸村笑眯眯地把身后的切原扯出来:“是这样的,小景你也知道,我们的这个立海大王牌碰到英语就退化成史前海带,部里的优等生已经轮了一遍,硬是没有解决这家伙的英语问题……这不,又快要考试了,根据柳的数据,现在最有希望的就是你了,我亲爱的全能小景~”

柳在旁边一脸正直地点头。

迹部眨眨眼,笑道:“啊,立海大王牌的英语辅导么?精市你早该来找本大爷的!”

切原抬头,对上迹部景吾那双澄澈明亮的海蓝色眼眸,心中莫名地生出负罪感,但是想想自家部长手中的训练菜单,果断把负罪感什么的抛到脑后,双手合十鞠躬:“……拜托迹部学长了!”

迹部顺手打了个响指:“那就拿上你的英语资料过来吧!就让本大爷把你的英语指导出华丽的成绩!”

幸村眼神示意切原:很好!快去拿书,记得我叮嘱你的话!

于是乎,手冢国光在球场没有等到金发少年,颇为担心地回到房间,却看见……

我老婆竟然没有来找我,却和别的男人这么亲热地坐在一起还对他笑得那么温柔?!还亲密地交谈?!←手冢眼中的迹部和切原。

其实迹部只是在一边嘲笑立海大王牌的英语水平,一边给他用最简单的说法讲解题目。←围观群众眼中的迹部和切原。

自动脑补出无数“我不在的时候这个该死的作者到底给我的爱人安排了什么情节”的手冢瞬间现场捉奸般地打翻了老陈醋缸子,于是他外表冷静内里喷火地开口:“切原君,晚上好。”

——言下之意就是,这都晚上了,请你该回哪儿就回哪儿去吧,夜晚是属于小情侣的!

切原一愣,幸村之前给他预测过无数种手冢开口的第一句话会说什么的可能情况,并细致讲解了应对方法,可是……这种中规中矩的问好该怎么回答啊幸村部长!!!

“……呃,手冢学长,晚、晚上好……”对于这种听不出恶意的问候实在拿不出王牌气势的切原弱弱地开口。

手冢暗暗磨牙:真是不识相!

完全没有感受到自己男朋友压抑的火气的迹部转向手冢:“国光你不要这么硬邦邦死板板呀,你看切原都被你吓到了诶。”随即又伸手拍拍切原乱乱的卷毛:“不用理他,我们继续……来,看这个状语从句……”

这下手冢是真的想打人了——我老婆居然就这样嫌弃我?!

……其实手冢心知肚明迹部这是和他亲密无间而撒娇,但是有一种可以蒙蔽男人双眼的东西,名叫嫉妒。

切原悄悄地搓了搓手臂……为什么恋爱了的手冢学长放冷气的功力不减反增?!

手冢顶着他那张毫无波澜的面瘫脸平静开口:“切原君,我回来的时候,真田问我有没有看见你。”

“啊?!!!”切原立刻蹦起来,眨眼间就哐啷哐啷地收拾好了书本文具:“那迹部学长我先走了!!!我下次再来找你啊啊啊!!!”

“诶诶诶你急什么呀,真田又不会吃了你——”迹部一边笑一边帮切原扶正怀里摇摇欲坠的一摞书,“你要想找我的话可以去向精市要我的手机号码。”

切原冲出迹部和手冢的房间冲到楼梯口时才反应过来:“噫噫噫!不对呀!幸村部长不是说今晚和真田部长柳学长讨论和冰帝的练习赛的么?!”他颇为纠结地抓了抓卷卷的黑发:“算了,至少拖住了迹部学长一个下午,应该算是完成部长布置的任务了吧……”

切原想了想,走向自己的房间,一边还嘀咕:“……不过讲真,迹部学长讲得确实比部长他们好……不愧是在英国长大的全能型学霸……好的,那我就去找部长要迹部学长的手机号码好了!”

……于是空有一副爆发时的恶魔模样、内里单纯得不行的切原赤也同学就这样成功被魅力无限的迹部景吾大少爷圈粉。

切原心情愉快,而房间里的手冢却很憋屈,他很想上演一个吃醋男人被妒火烧得双眼发红、恶狠狠地把爱人压在身下然后——【此处消音】的年度基情大戏,但是他对上迹部漂亮的海蓝色眼眸时,很没有原则地瞬间泄了火气。

于是他最终还是叹了口气,用包含了淡淡宠溺的无奈语气说道:“景吾,下次有事的话,记得打电话和我说一声。”←其实手冢内心那个咬手绢的小人儿在呐喊:啊啊啊我不是想说这个!我想说以后不要再有这种事了!!!

迹部反而有些委屈地眨着双眼,指指床头:“国光,你没有带手机。”

“……”手冢这下真的无语凝噎了,他在内心苦笑了一下:“……嗯,这次是我的疏忽。”

表面上脾气又臭又大其实又温柔又好哄的迹部大少立刻笑开了,他一把搂下手冢的脖颈,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国光~我没有闹别扭所以你也不许生气!”

手冢坐到迹部身边,搂过他的腰,两人额头相抵:“嗯,我没有生气,只是不喜欢你和别的男人单独相处那么长时间。”

迹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轻轻摘下手冢的眼镜,直视着那双平日清冷、看向自己时却永远爱意灼灼的丹凤眼:“你平时那么沉稳的一个人,这会儿乱吃什么飞醋?给切原补习是精市所托,切原只是可爱的学弟。”

手冢脸上被迹部呼出的温热气息弄得软软痒痒的,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扣住面容精致的金发少年的后脑,温柔而深情地对着形状好看的红唇吻了下去。

——这里是这个小中篇快要完结了的分割线——

切原去找幸村要了迹部的手机号码,幸村的心情瞬间阳光明媚。

“我就知道就算小景输在起跑线上也可以可以后来居上!那个混蛋要是敢不珍惜我家小景的话……嗯哼哼……”

不二看着背后一会儿百合朵朵开一会儿黑气缭绕的幸村,斟酌了一下,觉得自己还是一言不发地保持微笑认真倾听就好。

没错,事实就是,由于幸村千算万算却算漏了两个至关重要的因素——真田弦一郎对切原赤也的影响力之大,以及,手冢国光此人不为人知的表里不一。

所以……

幸村精市继续信心满满地实施他的“帮助小景甩十个赛点”计划。

不二周助决定保持优雅得体的微笑给幸村精神上的鼓励和支持,适当地隐瞒可能会引爆幸村号原子弹的小情侣恩爱更新消息,并且尽可能地将“神助攻”这三个字从幸村面前抹掉以防他突然醒悟然后开始新一轮的毁灭世界……

切原赤也时不时地去向迹部景吾请教英语。

迹部景吾继续很正常地打球学习秀恩爱。

手冢国光总是无法避免吃飞醋,于是频频获得来自迹部景吾的爱的补偿。

冰帝青学立海等日本中学的吃瓜群众们愉快地围观……当然时常会被闪瞎眼被强制塞满一大口狗粮。

但是,大家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

请你们,一直十指相扣,给彼此一个默契满满的微笑,幸福地向前走。

来日方长,而我们,正在最好的少年时。

【后记:
少女漫的第一个中篇故事到这里就结束啦!
话说好像还是一个一个小短篇,不过中间有那么一点联系而已……
全篇画风混搭,小文艺小清新小甜甜路线全都走过……最后就用这种有点儿搞笑的画风结束好了グッ!(๑•̀ㅂ•́)و✧
接下来,我要开冢迹的古风大长篇啦!请大家捧场(鞠躬)!
最后……冢迹这一对,是我心头永远的白月光。我很爱很爱他们,愿他们,一往情深深胜海。】

——END——

评论(10)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