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回玉堂

你眼中有春与秋/胜过我见过爱过/的一切山川与河流

【all迹】且以深情共白头

【祝小景宝贝生日快乐!愿你永远骄傲明媚如少年。】
【想来想去还是码all迹吧……小景宝贝就应该被团宠呀o(≧v≦)o】
【还有,美网的比赛时间应该是八月底到九月初……这是四大满贯里离小景宝贝的生日最近的了呜呜呜嘤嘤嘤】

         “呼——董事会那帮老家伙还真是越来越缠人了。”迹部景吾一边往公司外走一边将规矩平整的领带扯松。

         大门外泊着一辆银色法拉利,戴着平光镜的男人斜倚着车门,见迹部出来,嘴角勾起一个愉悦舒心的弧度,深邃的桃花眼里柔情满溢,上前两步,躬身执起迹部白皙修长的手,在指尖上浅浅印下一吻,肩头的深蓝色碎发轻轻颤动:“辛苦了,我亲爱的小景。”

         迹部的脸颊上飞快地略过一抹红晕——真是的,这头万年发情关西狼怎么越来越会撩人了!!!

         “侑士,今天怎么想起来做本大爷的司机了?”迹部微微挑眉,眼角眉梢不自觉间流露出来的风情让忍足心跳忽地加快了两拍。

         忍足为迹部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待迹部坐进去后,弯腰为他扣好安全带,一呼一吸间是迹部身上淡雅的玫瑰香水的味道:“小景最近还真是忙碌啊,连今天几号都忘了吧……”

         诶?

        迹部歪歪脑袋,低头看手表,这难得一见的可爱小动作瞬间把忍足收服得妥妥的。

        “10月3号……”迹部轻声念道,眨眨眼,这才反应过来:“呀,明天是……”

         “没错。”忍足发动汽车,“小景最近这么忙,我们估计你会忘记,所以……”略微停顿一下,瞥瞥迹部眼中的期待光芒,忍足微笑,“我们就先回来准备了。”

         迹部一愣,随即心里溢出满满的感动。

         他们早已不是随心而任性的悠闲少年,分散在世界各地各自努力打拼着,一年到头聚少离多,再多的思念也只是默默收于心底。

        但迹部从未怀疑过他们对自己的爱是否一如既往——太多太多的大小事情里,都透露出细水长流新鲜不变的爱意。

        忍足牵着迹部的手走出电梯,心有灵犀般的,家门从里面打开,幸村温柔的笑容总是可以抚去迹部的疲惫:“回来得正好,景景累了吧,快去洗洗手先吃点水果。”

        忍足笑笑,走进厨房和白石一起做饭。

         “阿市怎么总是把本大爷当成小孩子来养啊——”迹部轻轻摇摇幸村的手,不满地撇撇嘴,尾音却分明透出撒娇的意味。

         深谙迹部心性的幸村只是好笑地伸手捏捏他的鼻子,唇边绽放的温柔笑意更深几分。

         ——你是我的宝贝啊,亲爱的景景。

         迹部还是乖乖洗了手,走到沙发边,靠着不二坐下。

         “小景~来,啊——”一颗新鲜红润的草莓被拈送到唇边,附带一个大大的不二牌微笑。

         迹部张嘴咬下,海蓝色的眼眸一亮:“好吃!”

         不二颇为得意:“小景之前不是说想吃新鲜草莓么,这可是我下午和藏之介去现摘的~”

         “周助真好~”迹部眯着眼笑,活像一只晒足了温暖阳光的猫儿,惹得不二凑过来在他白嫩嫩的脸上偷了一记香。

         “小景怎么能这么偏心呢,好歹我也和不二一起去了啊……”白石端着菜出来,听到迹部的话,也蹭到迹部面前,“小景啊,我也很辛苦的。”

        “嗯,藏琳也很好。”迹部继续吃草莓。

         白石指指自己的脸,但笑不语。

         迹部扶额:“藏琳你不要学周助啦……”但他还是倾身吻了吻白石,柔软的唇瓣沾染着甜甜的草莓味。

         白石很满足地哼着小曲走回厨房。

         “今天不是国光的决赛么,怎么样了?”迹部问不二。

         不二笑得高深莫测:“我已经录下来了,小景现在要看吗?”

         迹部有些疑惑地点头。

         不二一边笑眯眯地摁着遥控器一边道:“嘿嘿,小景可不要被吓到哦……我们看的时候都不敢相信那是手冢那个大冰山了。”

         电视上的那个清冷英挺的男人,不似以往的认真却逐渐显露实力,竟是一开始便全力以赴,球路里的凌厉让迹部不由自主地为手冢的对手默哀。

         “……国光这是受什么刺激了?”迹部问不二。

         不二轻笑:“小景,你还真是……”他努力地憋住说“迟钝”的欲望——他可不想被小景的美眸瞪,于是不二口不对心地道:“你还真是可爱呀。”

        “???”迹部一脸不解。

        ——傻小景,你没发现国光他明显是要速战速决么?你不知道你的生日是他的动力么?

         而迹部的注意力全在电视上放映的手冢领奖后抱着奖杯抛下经纪人突破记者包围圈跑路的场景——嘿嘿嘿,真是难得一见呀,国光可是一个严谨的人,怎么也会干出这种不理记者采访直接离开的事儿?

         不二瞄者迹部脸上明显不对情景的单纯笑容,默默在心里为手冢点了一根蜡——国光你也太不幸了,万年难得一见的浪漫用到了这个小傻瓜身上……

         “叮咚——”门铃响起来,不二推推迹部,“小景,快去开门。”

         迹部眨眨眼,突然笑开:“不会是国光回来了吧?”

         看着迹部蹭蹭蹭跑向门口,不二默默想:看来小景还不是迟钝到无可救药呦。

        迹部打开门,迎面而来的金光灿灿让他双眼一眩,定睛一看,手冢正捧着美网的冠军奖杯,一脸柔情地凝视着他。

         迹部突然明白过来,脸一红:“国光,你……”

         多年的默契让手冢一眼洞悉迹部心中所想。手冢把奖杯递给迹部:“我赶上了最近的班机。用我的胜利庆祝你的生日。”

         迹部鼻尖一酸,掩饰般地说道:“哼,国光你什么时候这么会说情话啦?”

         手冢有些好笑地捏捏迹部的脸,并不言语。忍足恰好从厨房出来,闻言调笑道:“小景,你可别被这家伙的寡言外表给欺骗了,他可是我们这群人里面最会甜言蜜语的啦。”
       
        “你有资格说别人吗?”迹部挑眉瞪着忍足。

        “好啦好啦,别在门口大眼瞪小眼了,快进来吧。”幸村和白石笑着解下围裙。

        夜色已深,钟面上的指针越来越接近十二。

        白石关了灯,幸村和不二点上蜡烛,忍足和手冢为每个人的酒杯里斟满香槟。

        “小景,生日快乐——”10月4日的钟声远远响起,桌边人共举杯。迹部凝视着烛光摇曳间他的爱人们温柔诚挚的笑脸,眼眶里,渐渐升腾起湿润的暖意。

        “小景不要光顾着感动,快许愿吧!”坐在迹部右边的白石揉揉迹部的金发,声音里满是柔情。

        “……好。”迹部轻轻闭上眼,双手于胸前合十,没有宗教信仰的他,此刻却虔诚无比地许愿——

        愿我们,得以深情共白头。

——END——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