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回玉堂

你眼中有春与秋/胜过我见过爱过/的一切山川与河流

【冢迹】论摘下眼镜的不同方式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用这种文风码出这篇情人节告白……或许是七夕带给我的怨念太深了吧???托腮思考……反正他们还是在一起了啊。)

Way  4

Valentine's  Day。

甜蜜的日子,天气却不美,迹部坐在自家白金汉宫的露台,看淡灰雾霭朦胧远近高低的楼房,纤白修长宛如艺术精品的手指优雅地执起白色骨瓷杯,大吉岭红茶的香气随着蒸腾的白雾晕染在阴冷的空气里。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连凤的生日派对也推掉,逃避般的独自坐在这里。

……呵。

何必自欺欺人呢,迹部轻笑一声,自己这是怎么了,懒洋洋地在这里枯坐,对一切都兴趣缺缺。

……情人节啊。

没有红玫瑰没有喷洒了香水的粉色信笺,没有染着香水百合味道的亲吻没有夹杂清淡薄荷气息的拥抱。

没有那个眉眼清冷的英俊少年狭长凤眼里划过温柔光芒,开口用低沉的磁性嗓音唤一声“迹部……”

迹部心不在焉地放下杯子。

自己这是怎么了。

那人不过是代表青学去北海道参加一场交流活动,明明每晚都有电话交流,明明根本没有离开几天……

明明他并不是自己的情人爱人。

迹部一激灵,醍醐灌顶般坐直身子。

那个答案就这样叫嚣着喷薄而出。

情人……爱人……

是了。

手冢国光……

我,迹部景吾……

想你了……

我,迹部景吾……

原来早就喜欢上你了。

原来我一直习惯了你清冷里染着温柔的目光专注地注视着我。

原来那个雨天,那打落你眼镜的一球,那次的大冒险,深深烙印在我心里的,是你摘下眼镜后,温柔的狭长凤眸,琥铂色的瞳仁里光华灼灼,像夏夜的多瑙河洒满星光。

我知道街边花店门边玫瑰在卖笑,我知道有少年少女面若桃花心中无限期待,我知道有一对对情侣会旁若无人地牵手或拥抱。

只是我不知道你在想谁,你那里,又是如何天气。

迹部眨眨眼,掩去眼中淡淡的湿意。

“少爷。”米歇尔管家的声音将迹部从自己的沉思中唤回,“您的来电。”

迹部撇一眼手机屏幕,惊得瞪大双眼。

——手冢国光。

迹部摁下接听键时,手指竟然在微微颤抖。

“什么事,Tezuka?”迹部突然佩服自己的淡定语气。

“Atobe……”手冢的声音里罕见地透出一丝不自在的情绪,“我……现在在你家门口。”

“什么?!”迹部猛地站起身,“你等一下,本大爷现在就下去……”

迹部冲到白金汉宫门口,一边微喘一边头一次埋怨自家别墅的占地面积。

当他看见那个身形修长的清俊少年笔直地站在门外,怀里一大捧火红娇艳的玫瑰时,不自觉地红了脸,心跳突然不受控制地加快。

迹部伸手压住砰砰直跳的心口,放慢了脚步,一步一步地挪向黑漆雕花大门。

迹部出了大门,直勾勾地迎上手冢的目光——

那里面的柔情与紧张、期盼的情意交织在一起,竟是比玫瑰更耀眼。

迹部一窒,不由停住了脚步。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手冢。

“Atobe……”手冢微微勾起唇角,清冷的面容瞬间柔和起来,“情人节快乐。”

迹部望着他,感觉脸上慢慢烧了起来,却丝毫不减高傲的气势:“大老远地跑回来,就是为了同本大爷说这句话?每年同本大爷说这句话的人,可不少呢——”

尾音故意拖长,淡淡的妩媚动人。

手冢脸上笑意更盛。

“Atobe,”手冢顿了顿,摘下眼镜,眼中光芒闪烁,甚是动人,压下心头的忐忑,稳稳地开口,“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迹部挑眉看着手冢,手冢也不避开目光,就这样用爱意满满的眼神专注地凝视迹部线条英挺的俊美容颜。

“看在你还算华丽的份儿上——”迹部的声音里透着愉悦的笑意,“本大爷答应你了,啊嗯?”

“是,”手冢把玫瑰塞到迹部怀里,“我的荣幸。”

迹部还没来得及好好欣赏露水未干的玫瑰,就被肩上一股力道带进一个散发着淡淡薄荷香的怀抱,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那人温热的气息让晶莹如玉的白润耳垂染上暧昧的红:“Keigo……我记得,你说过,若是告白,就要唱一首《情人节之吻》表达诚意。”

迹部心中瞬间满满的感动。

这不过是自己顺口同不二说起的玩笑之语,却被这个看上去一板一眼的家伙牢牢记在心里。

迹部景吾在15岁的情人节那天,因为手冢国光,爱上了那首叫《情人节之吻》的歌,还有那双光华无双的凤眸。

——TBC——

评论(1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