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回玉堂

你眼中有春与秋/胜过我见过爱过/的一切山川与河流

【冢迹】论摘下眼镜的不同方式

Way  3

“哦哦——”少年们的起哄声几乎要掀翻屋顶,“真是难得!手冢,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不过他们还有一句话硬生生地憋在了心里——嘿嘿,好想看手冢栽在幸村手里的样子!

手冢推推眼镜,面上毫无波澜,冷冷的眼神扫过那个和众人一样笑着起哄的金发碧眼、泪痣生辉的少年时,不由自主地带上几丝暖意。

见手冢没有说话,一副认真思考的为难(?)表情(然而真相是手冢不自觉地又被迹部吸引住了),幸村的笑容加深了几分:“手冢在为难吗?要不就选真心话吧?”

一旁的忍足很想说些什么,但是在读出幸村美丽笑容里咬牙切齿的意味,又被那双鸢紫色眼眸里隐约闪烁的阴恻恻光芒扫视两秒钟之后,忍足果断选择了眼观鼻鼻观心,严肃脸正襟危坐。

不二摸摸下巴,嘴唇弧度越发上扬。呐呐,手冢,虽然我暂时没有打算动你,但是,精市想干什么,我却是很好奇的呦……

“……不,”手冢不着痕迹地收回投放在迹部身上的目光,淡定地与幸村对视,“我选大冒险。”

幸村纤白的指尖轻轻拢了拢肩上的外套,眸光一闪:“大冒险的话……”他瞥向坐在迹部身旁的不二,不二隐秘地对他打了个手势,幸村微微点头,“那么,请抽到红桃7的人趴在手冢背上,手冢背着他单手做50个俯卧撑。”

众人一惊,感觉有些摸不着头脑。

——幸村的葫芦里又卖了什么药???

迹部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精市!手冢的左手有旧伤!”

幸村故作惊讶:“诶,抽到红桃7的是小景?小景别急嘛,我没说一定要用左手,手冢可以选择用右手呀。”

“右手也不行!”迹部瞪着幸村,“要是手冢一不小心把右手也伤到了怎么办?”

手冢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迹部,我没有那么脆弱……”

“本大爷说不行就是不行!”迹部转而瞪着手冢,脸颊因着急而泛着淡淡的红,“我们俩换一下!”

幸村继续微笑微笑:“小景,这可不行呦~难道在你眼里,你命定的对手就这么不行?”

忍足默默吐槽……不行?哪方面不行?

不二笑眯眯:“精市啊,小景明显就是心疼了嘛!我看你就通融一下吧?”

手冢不自觉地开始放冷气。迹部的脸却是更红了:“周助!本大爷才没有心疼!你……”

其他少年们表示自己好像看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基情!……应该不会被灭口……吧?

“既然小景这么说了……”幸村故作沉思状,看向手冢,“这样吧,手冢你双手撑在小景身上做100个俯卧撑,这样行吧?”

迹部虽然感觉哪里不对,但是没多想,感觉幸村已经让步了,就点点头。

手冢脸上飞快地一红(众人:“我发誓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既然迹部没意见,那就这样吧。”虽然……他也感觉哪里不对……

忍足望天:喂喂,手冢,你才是要大冒险的那个吧?什么叫迹部没意见?你个妻奴!

于是乎,迹部乖乖躺在地毯上,心想这幸好昨天换上了更厚更软的羊毛毯,本大爷真是有先见之明啊,回过神的时候手冢已经双手分别撑在他身体两侧。

……突然感觉好近……

迹部不知不觉间就伸手把手冢的眼镜轻轻摘下,紧接着就惊觉不妥,在众人暧昧的眼神中有些别扭地开口:“咳,本大爷只是不想被什么突然滑下来的眼镜砸到……”

“其实有个词叫欲盖弥彰。”不二笑得温和无害,音量不高,却刚好让在场的少年们都能听到。

——憋笑真的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儿……众人望天。

迹部脸红,刚想扭头怒瞪不二,幸村就开口道:“开始吧,手冢?”

迹部眨眨眼,正对上手冢琥铂色的眼瞳。

——诶,手冢这家伙真的是标准的凤眼……仔细看还挺漂亮的……

迹部感觉脸上烧了起来。

——不对!本大爷在想什么?哼,反正再好看也比不上本大爷的美貌……

手冢凝视着迹部精致的面容,向来犀锐的眼神里染着浅浅无奈的笑意与他自己都未觉的宠溺。

“唉,”忍足微微叹息,小声自言:“看来小景又在通过自我欣赏安慰来逃避现实了。”

“……71、72……”

两人双眸的距离忽近忽远,却是其他人眼中的亲密不分。

手冢的呼吸逐渐沉重。

迹部感觉脖子上有温润的水渍晕染开来。

他终于又把注意力集中到手冢脸上。

面容英俊的少年,眉眼冷清,完美的线条深邃,呼吸有些沉重却不见紊乱,额头上已沁满汗珠,正缓缓滴落。

迹部微微敛了张扬的双眸,长长的睫毛扑闪,抬手,轻轻拭去手冢脸上的汗水。

——这么正常的动作怎么会有闪瞎眼的感觉?!

没错,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迹部。”手冢突然低低出声,“不用给我擦汗……你只要看着我就好……”

迹部微怔,随即轻声道:“笨蛋……好好做你的俯卧撑,不要破坏呼吸节奏……”

手冢却分明从这不解风情的话里听出了迹部特有的温柔关切。

手冢唇角的弧线微微上扬,看得迹部晃了神。

迹部愣愣地盯着手冢,海蓝色的澄澈眼眸里,映满手冢眼中和唇边勾勒出的温柔情意。

手冢突然不想结束俯卧撑。

近距离地看着迹部,可以清楚读出他表情里的每一丝细微变化,这个高傲的漂亮少年,原来有丰富的可爱面。

“……99、100!”幸村的声音里咬牙切齿又难掩幸灾乐祸的意味明显,“手冢,有什么感受?”

“……有些累。”手冢言简意赅。

“还有呢?”

忍足清楚地看见幸村背后有不明黑气隐隐升腾,默默地向旁边挪了挪。
“没有了。”

迹部疑惑出声:“做完俯卧撑还能有别的什么感觉吗?”

不二笑眯眯地回答:“小景,俯卧撑对男人可是有着特殊的意义哦。”

“尤其是面对着特殊的人的时候。”幸村接道。

“???”迹部更疑惑了,但是看看这两个笑得诡异的幼驯染,迹部很明智地选择了沉默,不再询问。

忍足再次望天。

有一个高智商高情商却是爱情小白的可爱部长的感觉真是复杂啊……小景以后和手冢在一起真的不会被欺负吗?

算了,有没有问题也不是他能管的事。

不过……话说回来……忍足默默地瞄了一眼手冢,只见他依旧一脸正直(面无表情)地接过迹部递过去的毛巾。

——真不愧是手冢国光啊!其实那个地方早就有反应了吧?真是能忍耐啊……

于是忍足也微笑了。

——TBC——

评论(1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