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回玉堂

你眼中有春与秋/胜过我见过爱过/的一切山川与河流

【冢迹】论摘下眼镜的不同方式

Way  2

“——Atobe Kingdom!”

金发蓝眸少年傲气十足的喊声响彻球场。

手冢一窒。

不是因为他被迹部看穿死角,关节无法转动去迎接来势汹汹的黄绿色小球而紧张,而是——

那样的迹部景吾,双眉上挑成锐挺的弧度,海蓝色的凤眸里闪着耀眼的光芒,是棋逢对手的喜悦。白皙的脸庞上有汗珠滑落,在阳光下折射出异常明亮的一点。

——迹部景吾……果然是一个美丽的少年……

虽然手冢知道“美丽”这个词不适合用来形容一个傲气满满却又异常温柔的男孩子,但是,他真的无法想出更合适的说法。

就在手冢晃神的一瞬间,这个他虽然接不到但可以避开的球,却以高速冲向他的脸。

还好手冢及时反应过来,下意识地一偏头,总算避免了被网球毁容,只是眼镜被打落在地。

“手冢!你没事吧?!”对面的迹部显然也没有意料到手冢竟然被这一球打落眼镜,惊呼着扔下网球拍跨过球网就冲到手冢面前。

“哎呀呀……”围观群众之一不二周助毫无诚意地摆出担心的表情,语气里的调侃意味怎么也掩盖不住,“这下小景可是心疼紧了。”

“是的呢,”围观群众忍之二足侑士推一推鼻梁上毫无下滑迹象的眼镜,“不过,手冢其实是可以避开那一球的吧?话说我们部长的美貌还是很华丽的。”

“……真是别有深意的一球啊。”围观群众之三幸村精市最后总结道。

且不管围观群众如何评论,场内的迹部急得一把捞起地上的眼镜又把手冢拉到场边摁坐在长椅上:“手冢你受伤没?”

“没有,只是眼镜掉了而已。”手冢看着忙着拿毛巾的迹部,心下莫名一动。

“哼……”迹部把毛巾递给手冢,仔仔细细地端详确认手冢确实没事儿,才放下心来,接着开始“教训”手冢,“还好没事儿!手冢你也真是的,那一球怎么避不开?要是打中脸怎么办?”

“……嗯,我的错。”手冢一脸严肃地认错。

“真是的,说好的练习赛嘛,都是你这个一根筋什么事都要全力以赴的家伙,偏要这样,本大爷只能认真奉陪……”迹部越说越莫名地感到委屈,声音也越来越小,不觉攥紧了手中手冢的眼镜,“你要是真的受了伤,内疚担心的还不是本大爷……”

手冢看着蓝眸里微微闪着水光的迹部,心里顿时柔软,再开口,凤眸里盈满柔情,清冷的语气里明显带上了温柔:“迹部,对不起。我保证,自己以后会注意,不会再轻易受伤。”

迹部抬头,正对上手冢丝毫没有遮挡的双眼,心下一颤,不觉也放柔了姿态:“……嗯。”

手冢的唇线微微上扬,细小的弧度逃不过迹部的双眼。

迹部又神气起来,伸手一个响指:“那就这么说定了!手冢,这可是你给本大爷的承诺,啊嗯?”

“好。”手冢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注视着迹部的目光多么温柔。

场外的围观群众可是受不了了,忍足故作正经地搓搓手臂:“哎呦呦,现在就是这样,以后确定了关系,可让我这个孤家寡人怎么办?”

“没关系呀忍足,”不二转头笑眯眯道,“你可要对你的魅力有信心啊。”

而幸村的微笑就没有那么温柔了:“哼哼,小景好歹也是我们的幼驯染啊周助……不行,作为娘家亲友团,我可是要好好考验他……”

——TBC——

评论(1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