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回玉堂

你眼中有春与秋/胜过我见过爱过/的一切山川与河流

【冢迹】原来,你一直不曾离开

【花落中考结束贺文!祝贺落酱,你一定能取得理想的成绩(「・ω・)「嘿】

那个清瘦高挑的男子,眉眼冷清,面容英俊,薄唇抿起的弧线固执的锋利,修长的手指灵巧。

尤其是琥铂色的眼瞳,干净明亮,如同四月晨光。

迹部景吾无法否认,他在无数个午夜梦回的寂静里,都难以忘怀旧情人的容颜。

可当他被忍足侑士问及为何在世界各地徘徊、却总是有意无意避开那樱花开放时淡粉烟霞朦胧的岛国时,迹部低敛了狂傲的蓝眸,长长的睫毛刷扫浅浅阴影。

他修长的手指优雅执起白色骨瓷杯,轻呡暖香四溢的大吉岭红茶。

——本大爷喜欢轰轰烈烈,不想困守一地,啊嗯?

听上去是完美可信的答案,却瞒不过对面深蓝色发的精明男人。

推了推并无下滑迹象的平光镜,忍足深邃如古井的桃花眼里闪过了然的笑意。

——小景,你还真是,可爱呐……

不出意外地收到迹部式眼刀一记。

天才只是勾起慵懒的笑容,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他的心里很明白。

迹部景吾,手冢国光。

他知道他们的心里也很明白。

外表嚣张自我的迹部景吾,其实,内里固执而孩子气。

或许也可以被称为“偏执”。

明明深爱,却偏要以事业之名离开。

明明知道他的深爱,却偏要用耗时耗力的方式去确认,他会一直在那里,安守春花秋月,静候夏雨冬雪,无论自己何时回首,都会有一个春回冰融的清浅微笑,一个薄荷清凉的温暖拥抱。

三年来,迹部的足迹遍布世界。

当他自觉自己已无愧于家族企业时,他的父母也在一场晚宴散场后说,景吾,回去吧。

迹部在一个星月清皎的夜踏上归程。

飞机飞抵日本时已是暖阳微醺的午后。

清亮甜美的女音在机舱广播里响起,迹部的心里,反而有了微微怯意。

不知那片土地,自己是否依旧熟悉。

不知那个人,是否依旧等在那里。

飞机正在降落。

迹部恍然忆起,他离开那天,在检票口,手冢把行李箱递给他,忽然伸手撩起他一缕金发,轻轻印下一吻。

“景吾,”手冢清冷的声音里透着暖意,“我一直都在这里。”

——思念,就在那一瞬间淹没心底。

机舱里的乘客已离开一大半。

迹部慢慢起身。

阳光耀眼,迹部眯起狭长的眼眸。

机场出口,一辆安稳停放的黑色莲花,驾驶座车窗摇下,寡言的俊美男人专注地在出来的各色乘客里搜寻。

他们的目光在茫茫人海中相遇。

迹部微怔,有些难以置信地眨眨眼,下一秒,唇边绽开明丽的笑,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步伐。

手冢将迹部的反应尽收眼中,也不自觉地唇角微扬,打开车门,站定,向迹部张开双臂。

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

迹部埋首在手冢怀里,轻蹭男人的衣领,闷声道:“手冢警官,你还真是准时……”

手冢摸摸肩头的金色脑袋,浅笑:“不,我现在是东京警视厅厅长。”语气里颇有炫耀求表扬的意味。

迹部一愣,抬头端详手冢数秒,突然笑开来:“是是是,手冢厅长,你真是可爱……”笑够了,才微红着脸,别扭却认真地说:

“国光,本大爷很想你。”

迹部感觉到手冢的下巴轻轻蹭着自己的头顶,低沉的声音响起:

“啊,我也是。”

迹部踮起脚,在茶色头发男人的唇上轻轻一啄。

他随即感到环抱着自己的双臂紧了紧,接着,一个干净的吻落下,久久印在额头上。

如果你在人潮如海的机场看见一对紧紧相拥的恋人,无论他们是即将相离还是刚刚重逢,请为他们送上祝福的微笑。

因为,每一个拥抱背后,都有一个承诺。

就像迹部景吾和手冢国光——

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原来,不论我何时回首,你还在那里,你一直都在那里,不曾离去。

“景吾,你还要走吗?”

“短期内没这个打算……”故意停顿,感受到身边人的紧张,不紧不慢地继续道:“以后,还是你陪着本大爷吧,亲爱的国光。”

交扣的十指慢慢收紧,最终,契合成最完美的整体。

——END—— @花落中考完绝对填坑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