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回玉堂

丰富,清澈,点亮,未来。愿你们,归来之日仍少年。

果然情人节番外逃不过被屏蔽的命运……上截图,开隐晦的车!

为什么总是屏蔽我的第三章……找不到敏感词,只能上截图了QAQ

【冢迹】山河昭昭·Chapter4

#失踪人口回归……到底是谁告诉我上大学可以放飞自我???忙死个人,暑假爬上来更新#
#是的,本章手冢君出现在了圣旨里(……)!下一章!下一章就是历史性的见面!#
#加了文章名的tag,可以戳文末tag订阅(但是更新真的超级慢,自己都不忍直视)#
#我果然是废话超级多的家伙#
#算了不说了我还是跪下谢罪吧#

CHAPTER 4 稚子情

宸乾二十六年。

 “今日课业就到此结束罢,”源培明检查完三个皇子的背书、文章和练字后满意地捻了捻胡须,“臣看外面,四皇子殿下说是望眼欲穿也不为过了。四皇子殿下年小金贵,可禁不得外面这七月天的暑气。”

跡部天祚最先抬头看向窗外,果然,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坐在思成宫外假山石的阴凉里,任身边的内侍宫女好言好语地劝,也不肯挪到不远处的凉亭里去避暑气,只伸着脖子瞧殿里的动静。见疼宠自己的太子哥哥的目光投过来,小皇子立刻笑开来,嘴边浮出可人的小梨涡,对着书房内用力挥挥手。

跡部天祚忍不住笑出声,随即右手握拳虚抵在唇边低咳了两声,对源培明说道:“今日辛苦老师了——孤与大哥三弟先行一步去带小四,老师且请自便。”

“是。”源培明恭恭敬敬地行礼:“臣恭送太子殿下,恭送大皇子殿下,恭送三皇子殿下。”

跡部天祚点点头,背着手率先走出思成宫,伴读和随侍急忙跟上。跡部端睿和跡部崇华也与源培明道别后,领着各自的伴读随侍离开。

“太子哥哥~”跡部景吾笑嘻嘻地扑上来,尾音透着孩童特有的甜软,抱着跡部天祚的腰拱来拱去就是不肯撒手,金发用红色丝带揪着两个小团子,海蓝色的眼睛水汪汪地眨。

身为目前最小的天家血脉,金发碧眼的小皇子被宠溺着长大,知道如何去撒娇,如何讨得父母兄长的欢心。

“小四再过三月可就要到这思成宫书房正式进学了,怎的还是这般黏人。”跡部崇华走过来揉幼弟软软滑滑的金发,口中说着似是责备之语,眼里的笑意却尽露宠爱之意。

“三哥不要揉小四的头发!”小家伙鼓起腮帮子抗议,“会长不高!”

惹得跡部崇华大笑着去捏那肉嘟嘟的婴儿肥小脸。

小皇子索性松开太子,蹭到皇长子身边,眨眨眼伸开双臂要抱。跡部端睿因最为年长的缘故,练习骑射的时间最长,也逐渐展露出武功方面的天赋。他只是笑了一下,弯腰抱起糯米团子一般的幼弟,让他坐在自己左臂弯内,左手稳稳托住幼弟的腿,右手点了点幼弟的鼻尖:“今天怎的来得这般早?也不知道遣人报一声,进殿避避这暑气,或者到那凉亭里等着也是好的。以往都是恰好这个点过来,今儿却在外面等了多久?”

太子听了皇长子的话,便扶着幼弟的脸仔细瞧了瞧,瞅见幼弟白嫩嫩的小脸上被暑气蒸出的两团红,不禁拉下脸来就要发作随侍的宫人:“一群没眼力见的奴才,都是怎么伺候主子的!大哥说得不错,这么热的天,不知道进殿通报一声,也不知道伺候主子去凉亭避暑,莫不是都欺小四人小心软,就敢这般懈怠放肆了?!”

皇三子也皱起眉:“颖母妃每日处理繁多宫务,偶尔顾不上小四也是有的。还是同颖母妃说一声,颖母妃心慈人善,可小四身边伺候的人,该敲打还是得敲打。”

跡部端睿说出谴责之语时,跡部景吾身边宫人就忙不迭地跪了一地。待跡部天祚和跡部崇华发作一通后,更是只会不停磕头求饶。跡部景吾看得心里歉疚,搂住跡部端睿的脖子。偏头在长兄的肩窝里蹭了蹭,放软了声音撒娇:“大哥三哥太子哥哥~是小四不好啦,今天母妃和婉母妃庆母妃她们商议中秋宫里节庆的筹备,小四一个人好无聊,就想来早点寻见哥哥们,但哥哥们都好用功,小四怕打扰到哥哥们,不让他们进去的。嬷嬷有要带小四去凉亭,但是小四想在这里等着,哥哥们一下学就可以看到小四啦。”

“你可真是……”跡部端睿被小团子逗得笑出了声,稳稳地颠了颠小团子,逗得小家伙咧嘴咯咯笑,“以后莫急这一时半刻,就让奴才们好生伺候着你,别把自己热到冻到,可记下了?”

跡部景吾乖巧地点点头,漂亮的蓝眼睛眨了眨,又偏头在长兄的脸颊上啾了一口。

跡部天祚和跡部崇华相视一眼,抚掌笑道:“小四儿可真真是偏心啊——有了大哥,就想不到二哥三哥的好了。”

小皇子向来禁不起这样逗,立刻急得嘟起小嘴:“没有偏心!也一样好喜欢太子哥哥和三哥!”一边说一边扭着身子要去够两个兄长。跡部端睿生怕他摔下去,急忙抱得更紧了些,同时瞪两个弟弟:还不快凑过来!就知道逗小孩儿!

跡部天祚和跡部崇华笑嘻嘻地凑过来,让小家伙认认真真地捧了脸一人啾了一口。

“时候也不早了,”跡部端睿笑着拽了拽幼弟的红发带,“咱们送小四回颖母妃宫里去罢。”

 

宸乾帝听了康时恩的汇报,轻轻挑了嘴角,伸出右手去提笔,康时恩立刻手脚麻利地铺开一张五色空白圣旨。

“换七色的。”宸乾帝似乎是笑了一下,“这道圣旨,可是要给小四选定伴读的。”

真是令人追忆的兄友弟恭……只可惜,在天家,唯有未接触朝堂事的孩子才能这般毫无芥蒂地友爱了罢。宸乾帝略分散了一丝心神想着,笔下却是丝毫不慢地写好圣旨。

停笔,落印。宸乾帝开口时,已听不出丝毫情绪波澜:“你明日未时,亲自前往手冢将军府上宣旨。在那之前,万万不要走露一丝风声。”

“嗻。”

 

轻飘飘一道圣旨,却将激起朝堂千层浪花。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

镇远将军手冢国晴,忠诚刚正,文武兼备,谦和端方,性行雍慎。其子手冢国光,年少有才名,文思敏捷,六艺俱善,孝敬温厚,品性端正,实为朕所欣赏。着命手冢氏国光为皇四子伴读,同进思成宫书房。望尔尽心佐皇四子,学业有所成,武艺有所精,来日为国之砥柱,方上不负朕之信任,下无愧黎民期望。

宸乾二十六年七月十五日”

 

——TBC——

*注:

1、圣旨的颜色越丰富说明接受封赠的官员的官衔越高。根据明清的定制,给五品以上官员的圣旨颜色相对比较丰富,有三色、五色和七色的,五品以下的颜色一般为单一的纯白绫。

2、一般古代圣旨分两种:开头若是昭曰,是由皇帝口述,旁人代写的;而开头若为制曰,则是由皇帝亲手所写的。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今天我输了,输得无话可说。但是明天,则未必!”
哭了很久,终于平复下来,其实心里真的是开心的。
翔翔,你很棒,比去年又进了一步,你虽败犹荣。相信你明年可以走得更远,你永远都是我心中最耀眼的男孩子,你就是我的太阳。
翔翔,妈妈来接你回家。

#首页的列表的小可爱们!可以参加b站的b萌海选投票的,请为孙翔投上一票!真爱票赛高!普通票也很欢迎,希望普通票的话可以单投www#

这个金发碧眼的男孩子,热烈又勇敢,执着又无畏。
他一路走来,虽多磕磕绊绊,却从不服输,从未熄灭过眼底与心中的光。
为了胜利与荣耀,他慢慢地摸索着成长着,他永远坚守自己的骄傲,他终将会是新一代传奇。
他少年意气风发,他是最锋利的战矛,撕裂未知黑暗,斩断前路荆棘。
孙翔。sun。他就是我心中的太阳。
他少年风华,他光芒万丈。他就是最棒的荣耀。
——“我一定会让斗神的名号,再次响彻整个荣耀!”
——“今天我输了,输得无话可说。但是明天,则未必!”

我知你们一路走来,曾观锦绣,亦见荆棘。
荆棘尽处,必是王座。
我愿在此奉一樽酒,
敬你们十八而志,鲜衣怒马。
敬你们文兴天下,理振乾坤。
敬你们荣耀加身,意气风发。
——鎏云碧空,夏木葱茏,蝉鸣悦耳,日光澄明,恰是圆梦好时节。

【鼠猫】满城絮

#我居然赶在今天把这篇也码了出来!送给小姐姐的第二篇小甜饼! @空城_黑巛太太的真爱粉! #
#是的,其实是我自己对杨絮花粉这些美好的东西过敏QAQ太惨了,心疼自己三秒钟#
#继续走9475设定,本人专注在甜饼上撒糖,拒绝发刀。美好属于他们,ooc都是我的……#

“阿嚏——”

展昭坐在院子里,忍不住用袖子掩了面,侧头打了个大喷嚏。

此时恰值春末夏初,院内草木葱茏,澄明日光穿透枝叶,洒下一地碎金,兼衬着鎏云碧空,闲适宁静。然于展昭而言,美中不足的是空气中漂浮的一团团杨絮,轻盈洁白似冬雪,看着别有意趣,却成为这些日子展大人的痛苦根源。

“阿——阿嚏——”

又是一个更大的喷嚏。展昭转回头来,眼角早已飞红一片,鼻尖也是红红的,这幅小模样落在白玉堂眼里,活脱脱一只委屈巴巴的小猫——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都无精打采地耷拉下来的那种。加之今日休沐的展昭身着白五爷叮嘱白家衣铺新做的红衣,发束初上陷空岛时戴的那一顶精巧的镂金发冠,黑色镶金宽腰带愈发修显腰身,一举手一抬眸,整个人风姿无双之余又因眼角鼻尖的红糅了点点妩媚可人,看得白玉堂愈发心内痒痒,只想握住这人的手,将他揽入怀中好好抚慰一番。

不过终究是青天白日,虽无旁人在场,白五爷还是顾及了这只猫端方守礼的性子。他伸手为展昭抬了杯茶推过去:“你这猫儿也真是难过了——偏对杨絮过敏,这玩意儿又是随风满天飘,避无可避。快喝点儿这药茶,佐着爷从大嫂那儿配过来的膏药,外敷内服,还可好得快些。”

展昭乖乖地捧着茶杯,浅浅地啜了一口,乌黑的猫儿眼里隐隐约约尚有水光在闪动,亮晶晶的。他咂咂嘴,又尝了一口,露出欢喜的神色:“这药茶居然并无苦涩之味,反倒有淡淡的清甜味儿,真是好喝。玉堂和大嫂费心了。”

“就知道你这猫儿怕苦,听到‘喝药’就倒毛,这茶是干娘给的老方子,大嫂又稍作改进,五爷试过才拿来让猫儿喝的。”白玉堂手里把玩着前不久淘来的白玉古酒杯,挑了眉看向展昭,桃花眼里笑意盈盈,温柔得像是夏夜清溪洒了点点星光。

无论看过多少次,展昭仍然会被这桃花眼里的神采与情意晃了心神。他只觉心下一片柔软,唇边不由得绽开一个暖如春风的笑,微微敛了温润俊秀眉眼,伸手拿过白玉堂手中酒杯,为他斟满一杯酒香醇厚的女儿红,双手递与他,自己则执了那杯茶,举杯为敬:“多谢玉堂美意,展某以茶代酒,敬玉堂一杯。”

白玉堂亦笑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左手撑着下巴,右手一翻,杯口倾向展昭,以示杯中酒尽:“那白爷就受了展大人之谢,只是敬一杯怎够?还望展大人这过敏之疾早日好转,好与爷痛痛快快地喝一场。”举手投足言语调笑间,宽大白衣袖在微醺的南风里翩跹摇曳,一派慵懒风流模样,让展昭再次不禁心中感叹,多少年了,这人依旧无愧他傲笑江湖风流天下我一人的名号,端的是由内而发少年意气,显的是外在无双姿容华美。展昭也不由自主地与他说起玩笑话:“待展某痊愈,自然加倍回报白五爷美意,别说喝一场,哪怕大战三天三夜,展某亦可奉陪到底。”

白玉堂一愣,随即大笑道:“好个小心眼的猫儿,几年前的话还记得这般清楚!和五爷在一起这么些年,居然变得牙尖嘴利起来,有趣,有趣!”眼波一转,凑近展昭低声道:“只是爷更希望这大战三天三夜究竟要是个怎样的‘战’法,是爷说了算,不知展大人可否一并应了?”

几年心心相通无上欢好下来,展昭自是听出这白耗子的言外之意,双颊还是难免羞浮红霞一片:“白玉堂!你——”

“好了好了!就知道不论多少年下来,你这猫儿是改不了薄皮炸毛的性儿了!”不等展昭说出什么“威胁”之语,白玉堂就截断话头,站起身:“不过你就是这个样子让爷喜欢得紧。进屋去净面,爷替你上药。”

展昭跟着站起身,和白玉堂并肩并肩走向屋里,还不忘附赠一记喵氏白眼:“白玉堂,展爷可警告你,上药就干脆利落点儿,不要磨磨蹭蹭,更不要浪费了大嫂的好膏药去做不相关的事儿……”

只可惜白五爷向来视展大人的白眼为情意绵绵的情趣,直接一手搂过那人的纤腰,口中道:“猫儿,爷的好猫儿,就这么忘不了昨天的事儿?看来是喜欢得紧——怎么样,还想要是不是?

“哼!一厢情愿,自我陶醉!”

“不是我说,猫儿,这么些年了你怎么还是只会这几句……哎呦喂!猫儿你下手轻点!小猫爪子挠人很疼的!哎哎哎爷不说了还不行么……来来来爷给你好好上药……”

白玉堂为展昭敷抹药膏的时候,抬眼望见屋外仍是杨絮纷纷,如飞雪满天,不由得小小地岔了思绪:若是等下拉着猫儿出去走一圈,去逛逛城西新开的点心铺子,去量量衣铺新进的绸面,去挑一挑端午到江宁看娘要带的礼,在外面留得久些,也能像是并行至白头吧。

——END——

【鼠猫】专属摄影

#鼠猫现代,大学背景,有9475的影子#
#昨天和超级漂亮又可爱的空城小姐姐面基啦!!!本来想昨晚发的,鬼知道为什么会拖到这个时候……总之虽然我不会画画了但还是会码字的2333 @空城_黑巛太太的真爱粉! #
#那么今天还会有一篇同样送给空城小姐姐的古风小短文!文风多变预警#
#逛过帝都I DO26漫展面过基之后的激情爆肝产物,美好是他们的,ooc都是我的……#

展昭摆着微笑形式的面瘫脸眺望远方,透过层层叠叠的长队隐约看到巨大的ACG宣传广告牌粉红色的一角。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十一小长假漫展盛况吗!!!

展昭的内心不由自主地飘过一发配了死鱼眼表情的生无可恋弹幕。

……都怪白玉堂……COS社那么多摄影,全被他分派到其他几个展子,然后跑去和他抱怨人手不够,结果自己被那双天生自带深情的桃花眼眨啊眨地专注凝视了三秒钟,立刻心软,飘乎乎地答应下来,下一秒就被白耗子塞了一张门票到手心,于此同时——

“啾~”

“白玉堂!你!”再一次被偷袭嘴唇的展昭瞪圆了猫儿眼扭头去看白玉堂,后者经验丰富地笑嘻嘻跳开:“猫儿你可是自己答应了全程为五爷专属服务呦,看这猫儿眼瞪得,又不服气?不服气来啃我呀!”

……又是早有预谋!没个正形的白耗子!展昭冲白玉堂翻了个白眼。

前面的队伍缓缓前进起来,展昭低头看看手表,开馆时间到了。他赶忙专心去跟上队伍。

走走停停四十来分钟,展昭终于进入了场馆,他擦擦汗,内心再次坚定绝对不要再被白玉堂诓到这种人挤人的大漫展来。

仿佛和他心有灵犀一般,展昭的手机响起来电铃,他接起来:“玉堂?”

“猫儿,你进馆了没?”

“嗯,刚进来——人也太多了点!我以后绝对不要再被你忽悠到这样的地方了!”

“好好好,以后归以后,今天还得拜托展大摄影师记录五爷帅气的身姿!爷在特邀嘉宾区后面的化妆间等你啊!”

展昭脖子上挂着单反一路溜溜达达地走到场馆后部的特邀嘉宾区,正四处张望找化妆间,就见一个一身粉色洛丽塔的可爱女孩子朝他走来,还隔着点距离就声音里带了小雀跃大声问:“请问是展昭学长吗?社长让我出来接你带路~”

展昭和这个叫丁月华的元气少女系学妹并肩朝化妆间走,月华姑娘明显早就听闻展昭这个学生会副主席兼摄影社社长的诸多男神传说,一路上激动地吧啦吧啦个不停:“这次的化妆间太偏啦,七拐八拐的可容易绕晕了!展学长,今天社长的扮相真的是超级帅气,不过我们从来没见过他这么上心,一会儿就要照照镜子看妆又看衣服,就是因为展学长你要过来帮忙摄影,社长才这么患得患失的嘿嘿嘿——”

展昭突然觉得耳朵有点发烫,他悄悄摸上自己的耳垂。热热的,一定红得非常显眼了。

“丁小三儿!”化妆间半敞的门里传出白玉堂的叫声,“你背后念叨的话爷可是一个字不差全听见了!爷哪次不是兢兢业业,怎么会因为一只猫才正经!”

丁月华进门后嫌弃脸看白玉堂:“口嫌体正直小五哥!直接承认想让最喜欢的人看到自己认真又帅气的样子会怎样嘛!”

白玉堂用更加嫌弃的表情冲丁月华摆摆手:“少贫!快去帮你苏虹学姐给那边小颜他们把妆再补一下!”

展昭已经调整好之前有点儿害羞有点儿欢喜的小心情,认认真真地将白玉堂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玉堂今天确实很帅气。”

眼尖的白玉堂自打这猫进门就瞅到他红红的耳朵,哪会不明白展昭所想所感,心里不由痒痒的欢喜,决定回去给丁月华多加几句口头表扬:“那是,爷准备得这么周全,猫儿你可要好好跟紧爷,不仅要拍好,还得把爷守好了。”

展昭知道白玉堂指的是以摄像之名帮他挡一挡那一大群粉丝,他轻轻哼了一声:“既然来了,自然是奉陪到底。”

“社长大人你可别太得意。”过来和展昭打招呼的苏虹轻飘飘地泼冷水:“不是我说,你今天出的神崎飒马,无论是外形还是人设,展昭都更贴合,只可惜展昭不入COS圈,不然怎么也要分去你半壁江山半数迷妹。”

白玉堂却不见丝毫不服气的表情,笑眯眯道:“这一点爷当然清楚,不过爷自有用意。”

展昭眨眨眼,表示自己不太明白神崎飒马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苏虹给他科普了一下,末了撇一眼白玉堂:“你那点心思我们哪个不知道?小心秀分快。”

展昭觉得自己突然明白了些什么,刚刚降下温的耳朵居然又要烧起来,他掩饰般地取出单反低头调试:“玉堂,你先摆几个造型,我试试镜头。”

白玉堂也不动,修长手指轻轻摩挲长刀刀柄,含笑盯着他,一副风流武士模样,惹得展昭又瞪他。

丁月华绝望地对苏虹捧心状呻吟:“学姐,我终于明白被闪瞎眼是个什么感觉。”

“行了吧,你不是最喜欢被闪吗!”苏虹毫不犹豫地揭穿这个小妮子。

展昭站在最前排,一边尽心尽力地举着单反拍摄白玉堂各式造型,一边又止不住内心的澎湃。

“……严肃认真,属于硬派人物,但容易武断,一旦兴奋起来就想拔刀。出身有名的剑道一组神崎流。会率直地承认自己的错误,并且马上反省自己,投入修行之中……”

从神崎飒马的人设上来看,确实是与展昭的相似之处较多,而几乎是白玉堂的相反面。

可是,展昭的目光透过单反镜头,专注无比地凝视着台上的白玉堂——

紫色长直发在空中划过一道利落漂亮的弧度,银芒一闪,武士刀出鞘,坚韧认真里完美糅合了直率纯粹,眼波流转一圈,终是落回那个专属于他的镜头。

白玉堂突然勾唇一笑,俊朗的面孔瞬间显得温柔而深情。引得前排粉丝尖叫连连。展昭心头一颤,手上却是稳稳地捧着单反按下快门。

他懂。

白玉堂当然可以完美驾驭这个角色。纵然他所展现出来的性格是相反面的潇洒不羁、风流独行,可是,白玉堂与展昭,骨子里是一样的坚韧,担当,强大,又温柔。

他们是一样的,一样的少年气,干净纯粹,一往而前,赤子之心拥抱世界。他们相遇,相知,相爱,每一寸时光都多乐趣与眷念。

其实除了人多且吵,来漫展给白玉堂做专属摄影,还是挺不错的。展昭暗暗想着。

毕竟有许多他的镜头只可能由我拍到。展昭的唇角,轻轻扬起一个同样温柔深情的弧度。

很荣幸,我能成为你的专属摄影。

——END——

【冢迹】山河昭昭·Chapter2

CHAPTER 2 天家眷

宸乾二十二年七月二十日,先孝德皇后之子、皇次子跡部天祚于太和殿受封为皇太子,时宸乾帝方及而立之年,太子年五岁。

宸乾二十二年十月四日,帝颁布两道册封圣旨:
忍足氏颖妃所出皇四子赐名跡部景吾,景者,大也;吾者,独尊也。

忍足氏颖妃淑贤温婉,德率后宫,晋封颖贵妃,仍居鎏禧宫,摄六宫事务。

——不知道该给分割线起什么名字——

“皇上……”兵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丰臣将和犹豫了一下,还是皱着眉开口,“皇四子之名……”

“嗯?”宸乾帝眼皮也不抬,左手端着茶杯,右手执杯盖轻轻荡开茶叶:“今年进上来的这洞庭碧螺春真是不错……将和可是觉得皇四子之名有何不妥?”

“臣无‘不妥’之意,”丰臣将和连忙跪下,垂首道:“臣只是觉得,将‘景’‘吾’二字同用……”

“好了。”宸乾帝放下茶杯挥挥手,“朕明白你的意思了——你们是不是觉得,朕给小四的圣宠太过,盖过了他的兄长?是不是觉得,小四的未来……无法估量?”

宸乾帝的声音很平和,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怒气或不满。

阳光很好,在殿内铺开一地流金光影,明亮且温暖。丰臣将和跪在这一地阳光里,却因帝王捉摸不定情绪的话硬生生地出了一身冷汗。他连忙叩头:“臣万万不敢!皇上,臣,臣只是……”

“好了好了,慌什么,朕又没定你的罪说你的不是。起来说话,总是跪着像什么样子。”宸乾帝的语气颇为随意,“你们啊,总是乱想这些有的没的……将和,朕今天和你直接说了吧,朕是皇帝,可朕也是父亲!朕只不过喜欢朕的小四,他是朕的幺子,朕不偏疼他,还能偏疼哪个?朕不过是想给小四富贵安闲——你可明白?”

“臣明白,臣实在惭愧!”丰臣将和面上神色惭愧夹杂着感慨,“皇上圣明!慈父之心当称天下表率!”

“你也别给朕带高帽子了,”宸乾帝笑道,“朕呢,也不想和你再聊了——朕的小四可是要醒了闹他母妃呢,朕得去看看他。你跪安吧。”

宸乾帝眼角余光见丰臣将和退出宣政殿,薄唇挑出一个微讽的弧度。

这帮老狐狸,果然只喜欢弯弯绕绕的道,越是直白的话越是听不得。真是辅政大臣当太久了,忘了究竟谁才是这天下的主子!就算是朕百年之后,也轮不到你丰臣家送进宫的婉妃所出的皇长子!

虽然朕现在不能动他们,不过……朕更喜欢看他们自己斗……

唔,先去看看小四好了,估计过不多久,藤原明那个老家伙也要来了。

——小景宝贝儿已经一周岁了呢——

“小四儿,”宸乾帝笑眯眯地举着拨浪鼓在躺在摇篮里的小小婴孩面前晃啊晃,“你什么时候才能开口叫一声父皇啊?”

小皇子的眼神全投在拨浪鼓上,伸出白白嫩嫩的小手要去抓,宸乾帝坏心地把拨浪鼓举在小皇子够不到的地方,见幺子撇了小嘴,海蓝色的大眼里蒙上一层雾气,才把拨浪鼓举到小皇子面前。

谁知小皇子一扭头,不理父皇了。

“爱妃啊,小四的脾气还不小呢。”宸乾帝兴致勃勃地转头对亲自奉茶来的颖贵妃说,“瞧瞧,他父皇不过是逗逗他,他还就不理他父皇了。”

颖贵妃坐到宸乾帝身边,伸手轻轻抚了抚小皇子水嫩嫩粉扑扑的小脸蛋:“这脾气还不是皇上您给惯的?”

“爱妃此言不当。”宸乾帝一本正经道,“朕是宠小儿子,才不是惯。”

“是是是,”颖贵妃用帕子掩了笑意,“皇上是这天下最好的父亲,宠儿子,不是惯儿子!”

“得,爱妃,先收起你那笑吧,别以为朕看不到。”

摇篮里的小婴孩早就扭回头,冲着这天下最尊贵的父母咯咯地笑,左脸颊浮现一个清晰的小梨涡。

看上去到也真像天家眷的难得喜乐。